现在的位置: 首页 经验·杂谈 >正文

融资20亿的斗鱼仍不赚钱 直播行业遭遇商业模式大考

从宣布获超1亿美元B轮融资到完成15亿元C轮融资,斗鱼TV用了不到半年的时间。有人说,在视频直播行业极速狂飙的时代,被释放洪荒之力的行情与前景往往有多绚烂,就有多绝望,热闹的行业生态下面,是无数知名不知名的直播平台的黯然离场,“一将成名万骨枯”。斗鱼TV如今已成为除去已经上市的9158和欢聚时代的虎牙直播之外第一家走到C轮的直播平台,即便如此,跑在最前面的斗鱼能否成功笑到最后,或仍是未知之数。

直播行业自带烧钱属性

 

8月15日消息,国内直播平台斗鱼TV宣布完成了C轮融资,共计15亿元,由凤凰资本和腾讯领投。

直播行业的热闹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直播同样是一场惊心动魄的烧钱游戏:宽带、内容和主播三块,每项都需重金打造。以斗鱼为例,按照斗鱼方面在接受湖北本省记者采访时给出的说法,仅去年一年时间里,斗鱼花在宽带上面的费用就超过3亿元人民币。那些烧不起钱的呢?答案很残酷也很现实,全都已经死了。

相比之下,斗鱼的成功,正是因为在每个时间节点,都拿到了至关重要的融资。从2014年4月斗鱼完成数百万人民币天使轮融资开始,几轮融资下来,目前斗鱼累积融资额度已经超过20亿人民币。

按照常规的投资思维,大量砸钱多少也应该会有一些产出吧,对不起,从目前来看,直播行业盈利仍似遥遥无期。网络直播平台拥有动辄几百万、上千万的活跃用户,不仅没有带来利润,反而成为巨大的成本负担,一方面是收入模式有限,一方面是烧钱无底洞,“越是绚烂,越是绝望”。不信?我们来算一笔账。

先来看看直播平台的收入,直播行业的收入主要分以下几类,首先是用户直接消费,包括购买道具礼物、付费购买会员活动;其次是广告变现;再次是游戏、体育直播类平台的赛事竞猜等收入。

但无论是哪一种,目前都很难带来盈利。机构数据显示,游戏类直播APP中排名第一的斗鱼,每天的活跃用户大约300万,估值超过10亿美元,但是没有盈利;YY旗下的直播平台虎牙,去年亏损3亿元。

再看看直播平台的花费:有业内人士曾打过这样一个比喻,如果把直播平台看作是一个游乐场的话,要想吸引游客,就得修足够宽的“高速公路”——也就是带宽,才能满足看视频不卡顿,视觉效果好等需求;而这条高速公路的造价却不低。互联网专家包冉说,租用带宽,是各大平台一项很烧钱的支出。

而目前绝大多数移动直播的服务商,基本上都是采取的云租用的方式来获取带宽,市场的平均价格是,1GB15万到30万不等,甚至有个别的地方还会更贵。这样的1GB的带宽水平,基本上只能够支撑5万到10万人的移动直播。

以直播平台YY为例,今年他家的财报显示,今年4季度,YY的带宽费用支出大约为1.6亿,单月费用达到5000万。熊猫tv的负责人坦言,他们每年花在带宽上的钱大概在5亿元到7亿元。相比之下,前面说的斗鱼去年花在宽带上的费用超过3亿元还算少的。

流量与粉丝数的游戏

 

如果说每年好几亿买带宽,是把钱花在了“看不见的地方”,那么,各大平台在“看得见的地方”比如争夺主播资源上的大手笔,更是令人咋舌。斗鱼每年花在主播身上的签约费达到1.1亿元,虎牙每年的签约花费是1.2亿,全民TV是1.15亿,熊猫TV有3—5亿。

资料显示,一些知名的直播,身价更是高得惊人,比如,今年虎牙直播签下知名游戏女主播Miss,价格达到了1亿元。根据估算,2014年单个顶级主播的签约费是2000万元左右,而到了2016年,这个数字翻番,达到了4000万元。

知名主播们为何如此受资本青睐?业内人士说,直播平台的内容采购预算,几乎都集中在个人主播身上,因为他们能够带来流量,换句话讲,这些直播行业的当红炸子鸡们,一个个都是有分量的IP。

资本看重的,除了直播平台的流量,另一个重要的指标就是粉丝量,这也是斗鱼TV之所以能够领跑投资的重要原因;作为一家弹幕式直播分享网站,斗鱼前身为ACFUN生放送直播,由于以电竞直播起家,聚集了大量的游戏玩家,这构成了其较为真实的粉丝基础。

在数据方面,根据今年3月份斗鱼官方数据显示,斗鱼DAU为1500 万,月活为2 亿,最高同时在线人数达到400 万,日平均直播房间数超过20000个。

相比于斗鱼较为健康的用户数据,更多默默无闻的直播平台,就只能通过购买虚假粉丝的形式来获得好看的日活数。如果你有兴趣注册一个主播号,不需要任何推广,就立即会有几十个粉丝,这些粉丝从哪里来?答案就是:造假。

直播平台造假的方式千差万别,比如主播买粉丝。在淘宝上,主播花10块钱就可以买1000个粉丝,想刷多少想买多少都随你,动辄几千万甚至数亿的在线粉丝数,数据造假的荒诞程度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其次,是直播平台友情赠送。直播平台想包装推广某个主播的时候,也会运用后台数据,给主播“稍微加一点人气”,从而给用户造成心理暗示,使其更愿意参与互动和送礼物打赏。

再次,是直播平台和网红经纪公司相互合作。比如说,直播平台花4000万签一个网红,钱交给网红经纪公司;网红经纪公司再拿4000万去直播平台上给这个网红买礼物打赏。这样一来,双方其实都没有花钱,但是数据却都做得很漂亮。

市场上无数人都看好视频直播平台作为流量入口的巨大价值,却对如何将海量用户和流量变现无可奈何;融资还在继续,更多的资本还在源源不断聚集到这一行业。整个直播行业都在向前狂奔,不管是理性还是非理性,对那些平台和资本而言,保持向前的动能先,至于出路在哪里,那是以后的事,眼下关心的,是生存与圈地的问题。作为湖北互联网“四小龙”之一的斗鱼能否在直播行业中“斗”到最后,令人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