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网络防骗 >正文

赚钱之道还是欺诈套路?揭秘“月入过万”的陷阱

   王进    腾讯公司安全平台部
“免费入职,操作简单,手机电脑都可以做”

“无工作时间限制,会打字就能上手”

 “多劳多得,在家办公,工资日结,月入过万”

……

经常上网的朋友,对网络上这些几乎无处不在的网络兼职招聘信息一定不陌生。借助互联网科技的发展,网络兼职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传统线下工作中地域限制、时间成本等众多问题。但同时,巨大可获利益的驱动,让虚假与欺诈问题也充斥在其中。今天我们要说的,就是网络兼职诈骗。

网络兼职诈骗演进历程

网络兼职诈骗,可以是一个历史悠久的互联网黑产。在十多年的发展历程中,从个体行为的诈骗,到分工细致的团伙作案,再到规模庞大的网络传销,网络兼职诈骗随着互联网业务的变化不断发展出新的种类和形态,并且愈演愈烈。


图:网络兼职诈骗的演进 

兼职诈骗第一阶段:个体作案

小刘在网上看到一则极其诱人的兼职招聘消息:在家办公,月入过万。于是,小刘根据广告上的联系方式找到“聘主”。对方却说首先要缴纳2000元“保证金”,承诺之后会退款。小刘起初有点迟疑,但禁不住月入过万的诱惑,便按照要求缴纳了保证金。不料转账之后,对方就立马把他拉黑了。

案例中小刘所遇到的,就是再典型不过的网络兼职诈骗。也就是坏人以子虚乌有的高回报兼职为饵,诱骗用户交纳诸如“培训费”、“保证金”、“介绍费”之类的费用后,逃之夭夭。这是较早期就出现的、比较简单粗暴的一种骗局。相较于其他类型的欺诈,这种诈骗大部分都是个人行为,缺乏分工协作,也不存在什么技术含量,没有形成完整的产业链。

兼职诈骗第二阶段:团伙协作

近年来,电子商务的发展如日中天。伴随着电商购物的热潮,网络兼职诈骗发展出更多的模式。其中,刷单兼职诈骗是较为猖獗的一种手法。

在了解这类诈骗之前,我们先来看一下何为“刷单”。所谓电商刷单,就是指由商家通过以假乱真的购物方式,提高店铺交易量和信用度的虚假行为。刷单,如今已成了网店商家中一个公开的秘密。有些商家为得到更多的好评和交易量,冒险走上了刷单的“捷径”。这本身就是对平台、对消费者的一种欺骗。然而,这里面还存在着“骗中骗”——刷单兼职诈骗。

大学生小徐在网上看到“刷单兼职”的信息后,主动联系了招聘者。对方给小徐发来一个购物链接,承诺付款后会返还本金和佣金。于是,小徐用生活费接了多个刷单任务,结果对方没有按照约定立马返还本金和佣金,而是以“系统卡单”为由劝小徐继续刷单。在垫付了4万元却仍没收到承诺的报酬时,小徐才惊觉被骗。

小徐所遇到的,就是刷单兼职诈骗。在这类欺诈中,诈骗分子一般会伪装成中介或代理公司,打着刷信誉、刷销量的旗号来招聘兼职“刷客”。“月入过万、操作简单、工资日结”是骗子常见的说辞。他们承诺,应聘者只要根据指示拍下指定的商品,付款后截图发过去,他们就会把本金和佣金都一起退还回来。当然,这里面刷单只是幌子,骗取钱财才是真正目的。


图:刷单兼职诈骗手法

经情报团队调查,在这类诈骗中,坏人首先会给应聘者下发一两个比较小额的刷单任务,有时还会“放长线钓大鱼”,按照约定返还一定的本金和佣金,为的就是充分赢取应聘者的信任。随后,坏人会逐渐加大刷单任务的数量和金额,同时利用“操作超时”、“卡单”、“系统冻结”、“连续刷单奖励”、“缓冲单”等层出不穷的理由,来诱骗应聘者继续投入本金。如此手法,循环反复,变本加厉,直至应聘者生疑不再接单才罢休。


图:“系统卡单”


图:“操作IP变更”


图:虚假的后台结算页面

与早期的网络兼职诈骗相比,这种诈骗已经趋向团伙化——群发团伙负责通过贴吧、58、闲鱼等渠道发布极具诱惑性的招聘消息;代聊团伙负责为前来应聘的人介绍兼职内容,并引导其联系诈骗实施团伙;随后,“客服”、“业务经理”等等角色轮番上阵,一步一步诱骗应聘者陷入骗局,俨然形成了分工明确、协作配合的团伙作案模式。


图:刷单兼职诈骗

这种看起来并不高明的骗术,为何却屡屡有人上当受骗?经分析,在这种刷单兼职诈骗中,坏人作恶至关重要的一环就是取得受害者的充分信任。对骗子的“信任”就是导致用户落入圈套的重要原因。在“取信”方面,我们发现相较于早期的兼职诈骗,如今的手法呈现出一些新的特征:

 1、利用企业QQ,营造“权威”假象

随着用户安全意识的提高,坏人的推广渠道和作案平台也在不断拓展、升级。现在,越来越多的刷单兼职诈骗开始寄生在企业QQ之上,利用企业QQ来为自己进行“权威”的包装。由于QQ信息上会被系统标注着“公司职员”的标志(如下图所示),不明所以的人可能会觉得比较专业和正规,从而失去警戒,一步一步陷入坏人设下的骗局。


图:诈骗分子 

2、伪造业绩,“眼见为实”的收益

在一些发布刷单任务的诈骗网站上,诈骗分子为了以假乱真,取得用户的信任,会精心设计一些实时滚动的业绩榜单,放上“XX用户成功完成一起刷单,获利XX元”之类的内容。这些前人成功获得丰厚收益的虚假案例,无疑让一些坐等观望的用户更容易心动,加入到刷单行列之中。


图:虚假榜单 

兼职诈骗第三阶段:网络传销

对于传销,我们应该都不陌生。广义上的传销,是一种通过人传人的方式来进行销售的商业模式,所依靠的是参与者的社会资源和社交联系。虽然早在上个世纪政府就全面禁止传销,但巨大的潜在利润没有让不法分子消停,传销这门非法活动转向地下,一直没被扑灭。

如今的网络兼职诈骗,也逐渐呈现出传销的行为特征。从现实延伸到网络,这种类传销行为借助着互联网信息传递的便利性和高效性,以及科技的外衣,也让游戏规则变得更加复杂。

一好友给林女士推送了一个公众号,该公众号主推高额返利返现,看起来十分划算。好友神秘兮兮地说通过这个公众号还可以兼职赚钱——把公众号推荐给别人,产生新订单就可获得报酬。林女士心动不已,不仅自己下了不少订单,还在朋友圈里卖力推广。然而,一段时间过去后,不但报酬迟迟没有拿到,当初承诺的100%返利返现也始终不见踪影。

案例中的网络兼职诈骗,是最近比较常见的返利返现诈骗。这类诈骗是指诈骗分子利用用户的人际关系链,通过各种平台实施返现返利欺诈行为。一定程度上体现了金字塔欺诈、庞氏骗局等行为特征。


图:传统传销 vs 网络返利返现诈骗

首先,坏人在贴吧、58、闲鱼、朋友圈等平台发布“高额返现返利”的虚假消息,把用户引导至认证的公众号,吸引用户参与购买活动,发展出第一批用户,获取其绝对信任。接着,再以丰厚的报酬引导第一批用户利用自身关系链不断“发展下线”,广圈用户。吸引到更多新用户后,坏人再以新用户的资金来支付原有用户的酬劳,以此形成金字塔式的资金链条。待诈骗团伙圈到大批用户及款项后,就很有可能会卷款跑路。


图:消费佣金返现返利


图:诈骗分子发展下线

那么,这些用于诈骗的公众号从何而来?根据情报团队调查,目前在互联网黑市中,存在着不少微信公众号代注册的业务。其中,订阅号6元/个,一天可群发一条消息;服务号25元/个,每月可群发4条消息,而且可更改公众号名称;企业认证号400元/个,代认证,可更改公众号名称。这就为坏人建立作案平台提供了很大便利。

不过,公众号有了,如何增加曝光、吸引用户?“有求必应”的黑产市场同样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据调查,在微信公众号刷粉黑产中,僵尸粉的购买价格是50元/千,真人粉是800元/千。

就这样,通过一系列的虚假运营,诈骗分子建立起一个看起来极具迷惑性的平台,严重破坏平台生态,损害用户利益。 

黑产从业者或超20万,每半分钟就有1人受骗

有利可图之处,永远不乏逐利之人。巨大的可获利润,吸引了不少不法分子投身到这个黑色产业中。目前,情报团队所挖掘监控到的网络兼职诈骗从业者达到十万量级,诈骗团伙达到千量级,坏人掌握的号码资源累计达到数百万。分析发现,这些黑产从业者主要分布在广东、河南、福建等地。


图:网络兼职诈骗团伙Top 8地域分布

在这里,情报团队以其中一个诈骗团伙为样本进行剖析。我们发现,该团伙用于作案的帐号资源有过千个,帐号昵称中大部分含有“客服”“已认证”等具有迷惑性的字眼。而这些帐号绝大多数都是通过批量注册获得,注册时间较为统一,主要集中在2012年6月以及9月。

在深入调查该团伙时,情报侧通过诈骗分子在私底下流传的流水账单截图发现,团伙其中一个接收赃款的帐号在8天里就累计进账17w,由此骗子为获益而铤而走险的决心可见一斑。此外,据调查发现共有21w帐号曾经添加过该团伙的帐号为好友,并且每25秒就有一个新用户“上钩”,添加骗子为好友。而这仅仅是众多诈骗团伙中其中一个的数据,可见影响范围之广。

目前,情报团队已将所挖掘出来的这些数据全部用于反欺诈工作中。然而这个数据只是冰山一角,情报团队会联合财付通团队持续进行追踪挖掘。 

写在最后

常言道:鱼为诱饵吞钩,鸟为秕谷落网。其实,在众多的兼职诈骗案例中,受骗者都是被眼前的一点小利而诱惑,从而一步一步落入骗子的圈套之中。还是那句老话,天上不会掉馅饼,脱离现实的高回报工作不可信。所谓月入过万的“赚钱之道”,往往是充满欺诈的陷阱。

除了用户贪便宜的心理,不法分子的贪欲也是永无止境的。相比于现实世界,互联网可以说是一个更难以监督,同时更易于匿藏的世界。在这个虚拟世界里,无论是犯罪成本、风险还是法律强制力,都远比现实世界来得低,这也大大助长了网络兼职诈骗的疯狂滋生。

这种现象是绝不能容忍的。严打网络欺诈,保护用户的利益不受伤害,是我们永远不可推卸的责任和使命。腾讯安全平台部情报团队会联合财付通团队持续跟进金融支付类黑产,并定期将这类黑产情报进行分析并分享,以供大家探讨。

 

微信名:腾讯研究院

微信ID:cyberlawrc